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624章 谋算(求订阅月票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绝望之路,再次浮现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江湖之路,大道蔓延而出,犹如亿万人影观战。

    此刻,那亿万人影,仿佛真的化身成了混沌诸生。

    江湖,怎能少了热闹?

    出名也好,战败也罢,总有人会口口相传,走一趟武林,岂能没有看客?

    江湖风云出我辈!

    那绝望之意,来源于众生,此刻,众生眼前,仿佛浮现出了这一幕,江湖之巅,数人鏖战。

    白衣化黑衣的李皓,手持文明册的苏宇,剃着平头,手持黑刀的方平。

    还有那唯唯诺诺,此刻,有些忌惮的春秋。

    场外,还有一只猫,一位老人。

    以及,那坚不可摧,强大到离谱的天方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!

    此刻,人王笑了,笑声荡漾天地:“好,好!李皓,我并不是太喜欢你,今日,混沌众生,观我方平斩天方,倒是合了我胃口!人强,岂能不显圣诸天?若不能人前显圣,要这实力,何用?”

    人王大笑!

    仿佛今日,李皓才算是合了他胃口。

    我有平乱刀,斩天地,灭四方,胜也好,败也罢,这混沌之巅一战,无人观战,无人知我方平之名,何等遗憾!

    “我乃新武人王,方平是也!”

    人王一声大笑,长刀横空,贯穿天地,豪情万丈!

    我纵有无敌之力,也得有人看见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李皓,也非苏宇,三人之中,唯独他,每次出战,

    必有排场,无排场不战!

    不道一声“人王无双”,不说一声“为人王贺”,就是没那滋味,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无名者鄙!

    既出名,何求无名?

    多虚伪!

    人王自报家门,让混沌众生知晓,昔年,新武人王,鏖战天方,胜,混沌皆知我,败,天方胜,无敌天方,也曾有人和他鏖战混沌之巅。

    胜败,我皆扬名!

    而那万界宇皇,此刻,也是笑了一声,并未自报家门,此刻,虚空生字,“万界苏宇,战于此!”

    七个大字,化为烙印,烙印进了混沌深处,烙印进了苍生心底。

    扬名,谁人不愿呢?

    只是,他孤傲一些,我要扬名,不扬这普通人之名,我要让所有苍生知晓,在未来,在以后,在不知道还存不存在的以后,在他们绝望的时刻,都会看到我。

    万界苏宇!

    曾经,在这绝望深处,鏖战无敌者天方!

    他没说话,却是惹来了人王哈哈大笑:“虚伪!不过这个好!”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学到了!

    原来,还能这么装,无需每次都喊一声,我是谁。

    我以神通烙印记,入人心,有绝望,便见我,我乃万界苏宇,初来乍到,以防你们不知,未来人,绝望深处见我!

    两人各显神通,留下印记。

    江湖就是如此!

    争的,不就是一个名头吗?

    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!

    不打个头破血流,不斗个你死我活,算什么江湖?

    李皓轻笑,那大道蔓延,此刻的江湖路,对天方作用其实不是太大,他太强了,已经超过了绝望的极限,江湖路对天方而言,也只是寻常之道罢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李皓也是一挥手,那大道之上,仿佛浮现无数门户,仿佛无数道心门开启,连接了混沌所有苍生,所有世界。

    在那心门之上,用剑,刻画出了几个大字——银月李皓!

    “有心,便有我!”

    李皓轻笑一声,此刻,也是和人王、宇皇争锋,你们不行,我以情绪铸心门,有情有欲,便有心门,有心门,便有我李皓!

    银月李皓!

    苏宇之名,也不过借我绝望之力,烙印诸天。

    人王更是粗鄙,一声呐喊,记得你的,也不过今日苍生。

    而我烙印人心,人心在,我便在。

    谁技高一筹,一眼可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要脸!”

    人王也好,宇皇也好,都是低骂一声。

    真是不要脸啊。

    这道,他们没修到其他人心深处,倒是李皓,真修了人心之道,此刻,居然烙印成门,真是无耻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胜败重要吗?

    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天方太强了,他们知道,很清楚,可他们不愿融合,有时候,杀敌未必重要,他们独霸一方,走上了这条路,扬的也只是我之名!

    三人融合一体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那还是他们自己吗?

    活不成自己,活下来又如何呢?

    所以,从一开始,从三位一体开始,从过去未来现在开始,从战贯穿他们三人一生开始,他们知道,也许,有朝一日,我们

    会联手,但是联手,不代表合一。

    纵然败了,那便败了。

    没有不败的神话!

    此战,无关混沌苍生,这些人,只是过客,李皓也好,方平也好,还是苏宇,或者天方,并无绞杀混沌苍生之意。

    苍生只是过客,只是看客,此战,无关生灵存亡,三人也只是自救,天方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理念。

    这就是道争和生存。

    天方在争道,三人在求存。

    这一刻,亿万苍生,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那江湖之上,刀光剑影,这一日,混沌苍生,知道了三人姓名。

    新武方平,万界苏宇,银月李皓!

    他们呆呆地看着,仿佛看的入神,绝望之中,此刻,又蕴含着一些希望,他们甚至不知道谁是敌人,谁是好人,他们也不知道,谁能赢,谁会败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苍生都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可不妨碍,他们去看这一战,也不妨碍他们感受到了混沌在波动,世界在破碎,几位强者交锋,大道弥漫诸天,此刻,混沌都在崩碎!

    就在这刹那。

    天空,阴阳磨盘浮现,忽然镇压而下,人王倒退,长刀中传出一声猫叫,有些痛苦,天方浮现,一掌拍下,阴阳磨盘镇压而来!

    “留名万古又如何?君不见九重天地今犹在,不见当年秩序王!”

    天方轻笑。

    三人留名,他不拦着。

    无意义。

    名利动人心,绝对时空一出,一切都是虚妄,一切都将重新开始,记得你们又何妨呢?

    人死如灯灭,九重天地还在这,可有几人,还记得昔年的秩序之主?

    生死出,人王退。

    转身一拳,生死浮现,朝着苏宇打去,生死一现,苏宇瞬间变色,天地化为轮回之地,苏宇历经生死,可此刻,依旧生死徘徊。

    再回头,天方已经消失,李皓面前,浮现天方,一拳出,五行浮现!

    五行化囚笼!

    笼中,却是浮现一头猛虎。

    天方声音传荡:“我知你自比笼中虎,不愿被这牢笼束缚,可今日你能破我五行笼吗?”

    “人王逆转阴阳,苏宇自持无惧生死,你李皓,不甘束缚,自比江湖豪今日,打破你三人心中底线,破开你们武道核心,我看,你们三人,还能坚持吗?”

    他强悍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万道随手拈来,宛如壮汉对稚童,一人战三人,却是依旧将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方,万道之力俱全,这个混沌最强者,极限者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三人都遭受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,人王看着阴阳磨盘,厉吼出声,长刀劈出,大猫身影都浮现了,却是依旧难敌那阴阳磨盘,被不断镇压!

    宇皇却是历经生死,此刻,仿佛跨入了轮回,仿佛回到了当初,无数妖魔鬼怪,正在杀死他,一次又一次,好像要将他杀回到过去,打破他多年来建立的无敌之心。

    而李皓四周,一座牢笼,覆盖而来,他仿佛真的成了笼中之虎,此刻,咆哮一声,一头黑虎从头顶浮现,利爪要撕裂这牢笼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牢笼坚不可破,只是微微一颤,瞬间爆发出更强悍的大道之力,将他镇压而下!

    三大强者联手,可只是转瞬间,都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天方,要打破他们的一切骄傲!

    你们不行!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天方后方,响起了一声蝉鸣。

    “岁月!”

    春秋浮现,大道齐出,无数分身融合,岁月仿佛在枯寂,吞噬了几位九阶大道之力,此刻的她,也极其强悍,她本来想逃的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李皓三人,只是一开始,就遭遇了巨大危机。

    她一看,又是绝望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只能迎战!

    要不然,三人一败,她也没好下场。

    天方转身,看向她,笑了。

    “蟋姑不知春秋,朝菌不知晦朔!”

    “你于我而言,不过螳臂,如何拦我?”

    天方一指点出,仿佛刹那芳华,又仿佛岁月无情,春秋的枯荣之道,瞬间动荡不平,天方笑了:“枯荣有道,那要平衡,只知一味汲取,哪能长存!”

    刹那,春秋道破!

    无数大道之力,疯狂溢散,春秋那额头上,直接被点出了一道血痕,宛如血洞,刹那间将她镇杀当场!

    可下一刻,天方忽然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正在破招的李皓几人,也瞬间朝那边看去,天方太强,春秋虽强,可只是瞬间便被对方镇杀,实际上几人都很意外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却是都微微一怔,李皓本来还在疯狂突破,忽然停下了动作,任由那巨大的囚笼,正在迅速缩小,而是朝着远处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,那天地之间,渐渐地,诞生了一个新春秋,仿佛更小,却又仿佛更强。

    此刻的春秋,好像彻底怒了。

    “我讨厌有人这么说我,你懂什么春秋之道?你知道什么枯荣?你没有经历过,只是靠着自己的臆想,就想真的了解天地万道吗?一岁一枯荣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!”

    “我命如草芥,走到今日,在于百折不挠,我万死而生,从来不惧!真以为本座怕了你?”

    刹那,天地变色,这一刹那,仿佛春回大地!

    我百折不挠,一次次挣扎,从死亡中新生!

    那李皓也好,苏宇也好,人王也罢,有我死的次数多吗?

    这么多年,也许我实力不是第一,可指望杀我一次,破我大道,那你也太小看我春秋了!

    “三位,不要觉得,只有你们才能和这家伙一战!”

    春秋此刻,傲娇无比,宛如野草一般,在死亡中瞬间新生:“天方,杀我百万次,也许你能成功!”

    天方看着她,笑了:“有趣,真有趣!难怪可以走到今日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却又具备了草木重生之能,根基不断,命不绝!”

    春秋,倒是有些出乎他预料了。

    杀死了春秋,对方居然转瞬复活了。春风吹又生!

    这就是春秋。

    枯荣之道,此刻,尽管有些失衡,可却是依旧让她用强大的

    求存意志,平衡了下来,逆转而过。

    真是出人预料!

    春秋一脸骄傲,莫要觉得,我称霸南方多年,真的一点用都没,没啥别的本事,我能活,比别人更能活!

    她瞬间再次浮现,枯寂天地!

    “你不是万道强悍吗?看我破你万道,寂灭你道,你不是追求平衡吗?大道寂灭,看你如何平衡!”

    春秋嚣张了!

    此刻,正在被阴阳压制的人王,忽然一笑:“李皓,好眼光,没看出来,原来在这等着呢!”

    此刻的春秋,居然真的开始寂灭天地万道,正在寂灭天方之道。

    难怪李皓一直让春秋留着。

    这人,难杀不说,而且,还有大用。

    “一般般!”

    李皓谦虚一笑,心中却是诧异,我哪知道,她还真能春风吹又生,高估我了,早知道如此,就不会让春秋一直看戏了!

    我可没想到这一点,没想到,她被天方这样的至强者镇杀,都能复活!

    而这一刻,被生死轮回,弄的有些动荡的苏宇,看向春秋,忽然笑了,轻声道:“春秋不死,有意思,历经百万年岁月,一岁一枯荣百万次蜕变而生,时光,我知道你为何留下他了,你是要激励我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我原以为,我最无惧生死了。

    我从六岁开始,一直到了我崛起,中间历经十多年,三四千个日夜,日日夜夜被杀,我痛苦了一生!

    可今日忽然觉得,不过如此!

    这春秋,只是春秋蝉,岁月枯荣,一年生死,百万年啊,一次次蜕变,一次次挣扎求存

    原来,我和她比,好像死的不值一提!

    几千次,比起百万次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这一刻,苏宇悟了!

    李皓,大概知道了我的经历,也对,黑鳞逃出来了,黑鳞就是李皓的心中之欲,自然知道我的经历,所以,他用春秋,告诉我你所经历的,不过如此罢了!

    生死之关,没那么难破的!

    苏宇!

    你连春秋这只蝉都不如吗?

    苏宇笑了,原本生死干扰,让他难受无比,这一刻,他好像悟道了,笑了一声,眼前,浮现无数尸体,宛如他被杀死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感慨一声:“生死看淡,宇宙那么大,轮回一次又一次,区区数千次生死,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一拳打出,神文浮现!

    生死神文,刹那绽放出无限光芒!

    无数生死之力,瞬间被他抽取一空,打了个饱嗝,笑了一声:“原来,就这么简单,多谢春秋道友!”

    春秋此刻,正在被天方打的再次崩碎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谢我什么?

    而李皓,也是哑然失笑,他知道苏宇的心思,可是真的冤枉,我留下春秋,不是因为你,也不是因为人王,更不是因为她能不死,还能寂灭天方之道。

    你们误会了!

    当然,此刻的他,不会去解释的,笑了一声,故作高深:“早知天方,会以此手段,击溃我们的内心柔弱点,他不想我们死的太惨,不想我们耗费太多力量,导致失衡所以,他只会用最简单的手段,杀死我们苏宇,不用谢我,这也是你悟性不错!”

    苏宇侧头看来,看着他,看着他四周,那五行囚笼,正在迅速压制,将李皓头顶黑虎压的疯狂咆哮,却是无济于事,他忍不住道:“我总觉得,你没那么神,你要是能将这囚笼打破,我就信你,要不然还是不太信,刚刚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!”

    李皓哈哈一笑:“这有何难?我正在等人王前辈,前辈不破阴阳,我率先破开五行,岂不是人王垫底,他心高气傲,如此一来,以后如何见我们?”

    人王闻言大怒!

    “老子不信!”

    话落,长刀横空,头顶气血浮现,瞬间凝聚成一把刀,此刻,四面八方,仿佛浮现无数身影,宛如新武重生。

    “人王无敌!”

    “人王无双!”

    “为人王贺,为新武贺!”

    咆哮声,响彻天地,人王眼中红色浮现,带着一些疯狂,看不起谁?

    我方平,只要人越多,我越强,俗称人来疯!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混沌苍生在看,我能丢了面子?

    一声厉吼,长刀之上,仿佛浮现了一张巨嘴,一股强悍无边的吞噬之力,瞬间浮现,一口将那阴阳磨盘,直接咬出了一个缺

    口!

    人王咆哮一声,巨口消失,一刀劈下,轰隆一声巨响,磨盘破碎!

    此刻的人王,微微一个趔趄,却是冷笑一声,看向李皓,你不是等我吗?

    我破开了!

    你呢?

    这一刻,混沌苍生,仿佛都为李皓捏了一把汗,那人王破开了阴阳,苏宇打破了生死,这李皓,能否打破那五行囚笼?

    人王和苏宇,先后打破了天方之道。

    李皓,看着那越来越小的囚笼,感受着头顶上方,那势神化成的猛虎,却是被一寸寸压制,此刻,四周大道压制之力,越来越强了。

    此刻,若是不破五行,那倒是真丢人了。

    五行之力,其实比起阴阳、生死更强一些,其他只是两行之道,五行,却是五种大道,对天方而言,每一种大道之力,都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所以,实际上,李皓这边压力更大。

    不是李皓狡辩,而是事实如此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天方再次将春秋镇压,此次,只是镇压,而非绝杀,手指按着春秋,扭头看向李皓,我也想看看,你如何破我五行!

    李皓抬头看天。

    天空,五行环绕。

    此刻,李皓忽然看向远处的袁硕,眼中浮现出一些笑意。

    袁硕此刻正捏着二猫脑袋,见李皓看来,心中一紧,看我干吗?

    我虽修五行,可此刻,五行之力都被你夺走,我可不行,这次你可别指望老师干啥了,啥也干不了。

    “五行.”

    李皓笑了,刹那间,剑意浮现,一股剑意,浮现天地之间,那是
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