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大结局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老祖,没这么严重吧?刚开始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啊,刚开始修炼这门功法,我修为提升的速度很快,炼体的进境太过迅速,几乎我花一年的修炼,就能抵得上别人三四年的苦修,我怎么能够忍受得了这种诱惑呢,而且自从我发现我的那些堂兄弟,他们无法修炼这门功法,或者是修炼这门功法,进境根本比不上我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功法有些奇特,所以当然不愿意放弃了,如果不是您这次发现了我身上的异常,估计我也不会跟您说这些的,毕竟这门功法的弊端再大,也仅仅只是我自己一个人受到影响罢了!我的那些堂兄弟,他们又没有修炼这门功法?他们可都是有了后代子嗣的,这点完全不影响家族的传承!所以老祖您不需要如此担心,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那一步!”对于上官天穹的愤怒,罗修倒是早已经有所心理准备,也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语气极为平静的开口跟他解释道。

    他这么说,倒不是推卸责任,而是他是真的就是这么想的,哪怕他跟上官家没有半毛钱关系,却也知道这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配合千山万刃诀,有多么恐怖的威力,所以见到上官天穹此刻这么一副咬牙切齿,想要杀人的样子,罗修也只得耐心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仔细想想,你应该是三百多年前开始修炼的吧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修炼的!我记得当初我还亲自检查过你的资质,你的资质堪称优秀,但也仅仅如此罢了,跟一些逆天级别的天才相比,你的这点修炼天资,就算不得什么,当初我还遗憾,后来就对你关注不够,不过也并没有剥夺你嫡系传人的身份,这么多年来,如果不是这次发生的事情,我还真没有想到,事情会变得如此有趣,啧啧,三百年啊!多么让人熟悉的时间点,如果没猜错的话,当年萧家东林书院正是矛盾最激烈的那段时期,当年的萧家跟东林书院那时候,可真的是人脑子都打出了狗脑子了,而且双方都死伤惨重,我上官家这才彻底地拥有了压制萧家的力量,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以为这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两大势力之间的争斗,让我们渔翁得利,捡了个便宜,原本还感觉我们上官家气运昌隆呢,原来早在当年,上官家就已经遭到了萧家的算计!你修炼的这门功法,绝对不是什么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,这功法应该是萧家故意搞出来的,目的也很简单,就是为了让我们上官世家也跟他们销量一样,断子绝孙!啧啧,好狠辣的手段,好可怕的心机,如果老夫的猜测属实的话,那萧家不可能仅仅只是这么一手布置,应该还会有其他的手段,我会尽快安排你四叔去仔细查看一番,一旦事情真的脱离了掌控,那我们就要做最坏的打算了,萧家,呵呵,怪不得当年会选择忍气吞声,原来背地里搞出了这么多小动作啊!”上官天穹说这番话的时候,脸上的神色简直要吃人,语气当中充满了暴戾气息,那神情,那姿态,像是毁灭一切一样,几乎不加掩饰的滔天怒火,压得整个虚空都为之震颤,如果不是他们身处的这里,有着特殊的阵法保护,此时此刻,周围的一切都将被上官天成的强大气血力量,给直接绞杀成齑粉!

    纵然是如此,上官天穹的怒火依旧无法压制,他此时此刻双手青筋暴突,脸上的神情愤怒到了极点,说这话的时候,更是咬牙切齿,一副要杀了萧家老祖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罗修听完上官天穹的这般脑补的话语,也忍不住嘴角一抽,脸上的神情,那叫一个精彩,对于知道前因后果的罗修来说,他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巧合,根本就只是他胡编编制了一个借口,企图弱化这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的威力,所以目的也很简单,很单纯,就是不想太多的人修炼这门功法,只是他没想到,上官天穹竟然会将之联想到萧家与东林书院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罗修简直有些无力吐槽,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些了,罗修此刻只希望自己所说的这些,能够让上官天穹的脑补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,不然的话,一旦一个地方有什么错漏,罗修简直不敢想象,被上官天穹知道了自己在骗他的这个真实后果之时,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后果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,罗修又仔细地回忆了一遍,终于忍不住有些倒吸了一口冷气,原本他还是想着能够劝上官天穹带着萧家一起去攻打那洪荒世界,但没想到,双方的大军还没有集合完毕,自己竟然会无意当中给萧家下了这么大一滴眼药!罗修简直不敢相信,当上官天穹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之后,他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反应,单只是想一想,此时此刻的罗修都感觉到一阵的头皮发麻,脸上的神情更是变得面无血色起来。

    实在是他自己也不知道,该如何解释自己所说的这些,完全跟萧家和上官家以及东林书院没有多大关系,但真实的情况,也只有他自己清楚,毕竟眼下发生的事情,简直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,事情已经彻底的脱离了他的掌控。

    因此,一想到自己先前的那些天真的想法,此时此刻的罗修也只得无奈苦笑,虽然自己这是错有错招,却也彻底的让两大世家再也没有了缓和关系的机会,想到自己无意当中坑了萧家一把,罗修其实还是蛮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老祖,您的意思是说,我能得到这门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,其实是有人刻意将之放在那里的,之所以其他人对这功法没有产生任何的反应,也可能跟我那段时间使用了某一些丹药,有一定的关系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这范围可就大了,也不一定就是萧家对我们算计,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想要趁机浑水摸鱼,我现在被您这么一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