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3章 解除婚约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安小暖魂不守舍的站在那里看齐政霆和夏云浅跳舞,她感觉到厉少承握着她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艰难的挤出笑,她说:“夏小姐今天比公主还美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身边懂行的人说:“齐总真是大手笔啊,他刚才送给未婚妻的那条粉钻项链拍卖价两亿,不过在齐总看来,两亿也不算什么,最重要的是未婚妻高兴。”

    立刻有人附和:“可不是,齐总的未婚妻又年轻又漂亮,家世也好,齐总这么疼爱她也是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羡慕死人了,齐总送未婚妻两亿的粉钻项链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我家那死老头子就差得远了,我买两百万的钻石他都嫌贵,还总说我乱花钱。”

    “齐总的未婚妻上辈子应该是拯救了银河系吧,这辈子才能嫁给齐总这么好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整个舞会现场走到哪儿听到的声音都是在讨论齐政霆和夏云浅,人们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,统统给予了那对翩翩起舞的璧人。

    安小暖心里堵得慌,拉着厉少承和牛牛去找清静的地方。

    厉少承失明前喜欢玩德州扑克,安小暖便把他带到玩德州扑克的桌前。

    桌上已经有四个人在玩。

    安小暖帮厉少承看了底牌,然后凑到他耳边偷偷的告诉他是什么牌。

    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有安小暖帮忙,厉少承打牌并不受影响,很快就赢了一堆筹码。

    厉少承却高兴不起来,俗话说情场失意,赌场得意,正是他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他到宁愿情场得意赌场上输再多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安小暖一开始不知道打多大,直到对家输光了筹码离开的时候低咒了一句:“妈的,半个小时就输了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小暖倏然睁大了眼睛,拿起桌上的筹码仔细看。

    一坐下来她就看到筹码上印着“10000”,她以为只是个数字,并不真的代表一万。

    她认真的将筹码摞起来,加上几张十万的筹码,厉少承足足赢了两百万。

    天,两百万啊,能砸死她了!

    荷官再发牌的时候她手心里全是汗,连腿也不知不觉抖了起来!

    突然间,一个黑影将她笼罩。

    安小暖蓦地抬头,齐政霆在她的对面落座,深邃的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她,强大的气场足以震慑所有人。

    他气定神闲,修长的手指轻叩桌面,荷官立刻心领神会,给他发了牌。

    和齐政霆打牌,安小暖更加紧张,她看了底牌之后冷汗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突然有种要输得倾家荡产的感觉。

    输钱也就算了,别最后把她给输了……

    大学的时候,齐政霆和厉少承就经常一起打德州扑克,两人势均力敌,想赢对方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各自的水平已不可同日而语,胜负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厉少承面前的筹码堆成了小山,相对于安小暖的紧张,他则显得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底牌是什么?”

    直到厉少承说话安小暖才从神游中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,倾身贴近厉少承,在他的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厉少承虽然看不到却感觉到了齐政霆强大的气场。

    他唇角噙笑,转头在安小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脸上火辣辣。

    安小暖低着头坐直身子,强迫自己的视线不往齐政霆的身上移动。

    他看到又怎么样,厉少承是她的丈夫,亲她合情合理合法。

    在等待发牌的空闲,厉少承说:“我想吃桂圆。”

    一颗剥了壳的桂圆便送到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吃了桂圆他又要喝红酒。

    安小暖服务到位,没一句抱怨,让桌对面的齐政霆看得两眼喷火。

    这一把厉少承的顺子赢了齐政霆的两对,他面前的筹码又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好险,刚才看齐政霆押注那么猛,安小暖还以为他是三条,险些叫厉少承弃牌了。

    厉少承到底是玩家,沉着冷静,不收干扰,安小暖突然发现他说“re-raise(再跟)”的时候挺帅的,有点儿气魄。

    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,安小暖悄声说:“我有点儿困了,我们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厉少承立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齐政霆倒是没说话,同桌输了不少钱的人不乐意了:“赢了钱就走不厚道,再打几把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安小暖就不好意思了,拉了拉厉少承的手:“再打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厉少承笑着坐下,揽住安小暖的肩自信满满的说:“看来今天有人想把衣服裤子输掉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到最后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!”那人将希望寄托在齐政霆的身上:“齐总,我看好你,一定要帮我报仇。”

    齐政霆唇角上翘,似笑非笑,他紧紧盯着安小暖,深邃的眼眸幽深得可怕。

    荷官开始发牌,齐政霆这一把很可能是同花,而厉少承看起来像顺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弃了牌都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姿态在一旁观望。

    因为齐政霆喜欢打德州扑克,安小暖也会一些,她看他桌面上三张都是红桃,推测他很可能是同花便要厉少承不跟。

    但厉少承还是跟了,这种情况不排除齐政霆打心理战,说不定他就那三张是红桃,下面两张是别的花型。

    眼看面前的筹码都压了出去,安小暖沉不住气,攥紧厉少承的手:“别跟了。”

    厉少承也不打算继续跟。

    一旁有人耻笑:“齐总这把稳赢,听老婆的话,回去洗洗睡吧!”

    “打牌只是消遣,输赢都不重要,过瘾就好。”厉少承拉着安小暖站起来:“走吧老婆。”

    厉少承和安小暖一走,就有人拍齐政霆的马屁:“齐总果然厉害,一把牌就将对手打得落花流水,高手中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凝望安小暖窈窕的背影,赢了钱齐政霆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翻开了厉少承的底牌,他确实是顺子,而齐政霆面前的牌没人敢翻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并不是同花,普通的高牌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安小暖的一句话,厉少承连他的牌也不看就走了。

    故意输给他?

    这赢得是否太不光彩!

    荷官收走了齐政霆面前的牌,他连赢来的数百万筹码都没拿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到船尾没人的地方点燃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应酬了客人,夏云浅在船尾找到齐政霆,她的脖子上还戴着那条沉甸甸的粉钻项链。

    她悄无声息的站在他的身后,展开皓臂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齐政霆条件反射的盖住她冰凉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外面这么冷怎么出来了,进去吧!”齐政霆说着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夏云浅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今晚大显神威,赢了不少钱呢!”夏云浅笑盈盈的说。

    “运气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向不是最不相信运气吗?”夏云浅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信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进船舱,顿时暖和了,夏云浅把西装外套还给他:“我们去跳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小暖回了房间,齐政霆做什么都是兴趣缺缺,和夏云浅跳了两支舞就去吧台坐着喝酒。

    前来寒暄的人免不了会对饮几杯,喝到最后,连齐政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。

    一杯接一杯,来者不拒,他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灌醉。

    直到夏云浅和一群阔太互相吹捧完,才过去把他扶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齐政霆真的醉了,眼神迷离,俊脸通红。

    他在走廊里大声的说:“云浅,你今天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浅笑问:“难道我平时不美吗?”

    “平时也美,今天更美。”齐政霆屈肘撑墙,搂紧夏云浅,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:“吧唧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个大坏蛋,亲这么多口水在我脸上,脏死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浅故意扯开嗓子不满的嚷嚷。

    齐政霆喝醉之后笑起来憨憨傻傻的,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嘿嘿,现在就嫌我脏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嫌你脏,满嘴的酒气臭死了,快去洗澡刷牙,洗干净才能亲我。”

    夏云浅打开房门,小心翼翼的把齐政霆扶进去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洗干净,洗干净再亲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帮你洗?”

    “走啊,一起洗。”

    船舱的隔音效果并不好,安小暖在房间里将夏云浅和齐政霆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她正在削苹果,手一抖割破了手指。

    血流出来滴在了苹果上。

    将手指放在嘴里,抿了抿,止住血之后继续削苹果,没吭一声。

    牛牛和厉少承正在浴室洗澡,还欢快的唱起了洗澡歌。

    “我爱洗澡皮肤好好,啦啦啦,潜水艇在祷告……我爱洗澡乌龟跌倒……啦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安小暖忍俊不禁,连口水歌也不可以唱得完全不在调子上,牛牛五音不全绝对是遗传的齐政霆。

    以前,她从未听过齐政霆唱歌,他说他五音不全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都觉得很好笑,完美的齐政霆也有不会的事,有缺点才更可爱。

    笑容迅速敛去,安小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唉……他再可爱也和她没关系,别胡思乱想了。

    齐政霆嘴上说要去洗澡,可进房间倒头就呼呼大睡,酒劲儿涌上头,他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抹了抹额上的汗,夏云浅坐在床边,仔细端详齐政霆睡梦中的俊脸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梦中,他紧蹙的眉也未能松开。

    他到底有多少心事?

    夏云浅情不自禁伸出手,抚平他眉心的褶皱。

    指腹从他的眉心慢慢往两侧按压,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“政霆,和我在一起你并不开心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不是你爱的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