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道之易理与佛之觉悟。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因为前面鲧禹治水太硬核,想讲点轻松的。

    结果看到有人想看看我讲神话、佛道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醉了。这个话题太大了,一个嫦娥奔月,我都能说一万多字,一个鲧禹治水,我写了两万字,还另起一章,提前介绍了禹的人设。

    讲佛道?

    好吧,先讲佛。

    空。

    讲完了,然后再讲道。

    自然。

    OK,搞定了。

    佛与道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非要深入去挖掘,那就不是讲佛和道,而是讲‘佛家’与‘道家’。

    这是两码事,一定要分清楚。

    即便是讲佛家与道家,也不可能隔一块讲。几十万字都不够。

    佛家准确地说,应该是释家,所有佛教宗流,乃至与佛相关的文化,皆可称释家。

    道家也是如此,对于道文化的阐述者,对于道文化历史的研究者,对于道之理的践行者,对于道教理论的修行者,皆可称为道家。

    无论是释家还是道家,都包含了宗教,而不止于宗教。

    你们一定要分清楚,道、道家、道教的区别。

    这里我只能简单的,说一下中国人的信仰,佛教是汉代传入,虽然影响力后来越来越大,但它并非中国人的信仰。

    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,这是不对的。中国人只是可以没有宗教信仰。

    因为颛顼绝地天通,奠定了一种印刻到骨子里的人本思想,人与人的关系比人与神的关系,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中国人信仰的很现实,我们有那么多神、仙,可从来没有一个覆盖全民族的主神。

    无论是昊天、太一,都不算,无论是三皇还是五帝,信得都是人,是祖先崇拜。

    所有又有人说,中国人不信神,信得是祖先。

    这话对,也不对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这还是人本思想的表象。因为我们重视人,所以以人为神。

    这背后隐藏的,其实是另一种信仰,那就是道。

    我们从上古至今,信得其实是道,无论是三皇五帝,还是昊天太一,亦或者诸天神佛,都是因为他们体现了道的片面,所以人们才接受他们。

    这不叫信仰,这叫接受。

    我们与西方的本质区别,就在这里,西方人总说我们没有信仰,原因就在于,我们能接收各种神。

    我们能包容各种宗教的原因也在这,因为我们能接收……有‘道理’的神。

    明白了吗?我们是个讲道理的民族。

    所有人张口闭嘴,总是提及讲‘道理’,却不知道其中的内涵。

    因为实在是太信奉道,信到已经融入灵魂、融入骨头、融入血脉,我们对于道的信仰根深蒂固,自古以来,亘古相传,以至于……我们都忘了,我们是有信仰的,我们信‘道’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?”,“讲道理,我们应该这样这样”,“我有道理我怕什么?”,“这个东西没有道理啊!”

    所有这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口语,皆是因为我们不知不觉,潜移默化,不识庐山真面目的信仰着‘道’。

    我国有些佛教从业者,你问他信什么,他肯定说我信佛。

    你问他为什么,他会说佛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这背后,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隐藏信仰,其实是因为佛教的主张,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信得是这个道理,不是这个佛。

    但是,西方的宗教就不同了,信真主的,可以为了主奉献所有,无论要他们做的事有没有道理,他们都会去做,因为神就是万物之理,神认为这有道理,它便有了道理。

    ‘神说的’,这个条件,就是这件事的道理。所以真正信神的人,不需要去思考它有没有道理,去做就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应一下,发现我们也是有信仰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个信仰,西方人叫‘主’,我们叫‘道’。

    西方人的主,有具体的人格形象。

    我们的道,没有具体的人格形象。

    他们听从的是主的话,我们听从的是道的理。

    他们的主有具体人格形象,所以听的叫神谕。我们的道没有具体形象,所以讲的叫道理。

    我们的信仰,没有具体形象,所以历朝历代,对道的解读,对道的阐述,就会形成一个个神。

    你们可以理解为,我们信得是自然之理,是天理。

    是一种包罗万象,一切皆为其表象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老子没有造神,他只是描述道,给道取了个名字……吾不知其名,强字之曰:道。

    在老子之前,道就存在了,人们也早就开始信了。老子不是发明它,只是取了个名字,总结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们之所以信奉三皇五帝,是因为三皇五帝的行为,合乎于道。

    崇拜大禹,原因就在于大禹的所作所为,符合人们心中无形的道。

    是大家集体认为他是道的践行者,大禹才成了神。

    崇拜关羽,原因就在于,关于的所作所为,符合人们心中无形的道。

    我们为何这么多神,而且他们还都是人,原因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是大家集体造神,是大家不约而同,无形无质地共同认为:‘人心即天命’。

    所以符合所有人心的,便是符合道的,至少符合某一方面。

    而符合道的某一方面,他就是神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每个时代,都在不停地造神,神无比的廉价,因为神不过是行道者,是道的天使们。

    这与西方在不停地创造新的天使,把被征服民族的神系也都并入天使体系,或者恶魔体系,本质上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神只有一个,天使则有很多。

    而我们,则是道只有一个,神则有很多……

    所以,我们真的有信仰,我们其实也是个‘一神教’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‘神’,太虚无缥缈,强字之曰:道。

    “诶?你这个佛很有道理啊,我接受了,我认可你是道的天使了。”于是这个人就入了佛教。

    其实他真的是佛教信徒吗?如果他为了佛,能背弃国家、民族、社会所给予他的一切,那么他就是真的信佛。

    反之,他背弃了佛。那么他信的还是道,因为佛让他背弃那些好处,他对此感觉是‘没道理’的!

    没道理,就质疑,这个人会反过来,背弃佛。

    那么他信的到底是佛,还是道呢?

    一个中国人,为了利益背弃了佛,背弃了上帝,被人骂做不虔诚。

    但其实,这是对‘道’的虔诚。

    已经虔诚到,融入灵魂深处而不自知。他觉得佛和上帝没道理了,他就背弃,如此简单而已。

    到底从什么时候,这种思想出现了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,有迹可循的,第一个向大家普及出这种思想的人,是黑帝颛顼。

    所以我无比地推崇他,颛顼是第一个传道者。

    他奠定了这根植于民族深处的人文思想。

    提取这个本质,如果你们还没懂,那我只能把西方的信仰换个翻译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翻译错了,西方上帝不该翻译成上帝,在西方信徒眼中,它就相当于是我们的道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道,有思想,有主观行为,它在我们中国人心里,本能地认为只是道的片面,只不过这个片面似乎有点太牛逼,所以我们翻译成了上帝,对应于我们同样牛逼的昊天上帝。

    而所有天使、所有圣徒、所有奉行着无形的上帝之理,而为文明做出贡献的人们。才应该翻译成神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,这么去翻译西方的宗教。

    我们就会恍然大悟,哦,我们也有‘一神教’啊,我们信道。

    道是天命,道为人心。它始终没有跌落成某个具体形象,它始终没有降级为神,所以我们都忘了。

    但又没忘,道只是融入了我们民族的灵魂深处,我们成了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黄帝代天而行,包容列族,以神治世,此为天道。

    颛顼绝地天通,人神分离,以人治世,此为人道。

    周天子大封天下,王侯分离,以礼治世,此为王道。

    齐桓公九合诸侯,一匡天下,尊王攘夷,此为霸道。

    秦始皇横扫六合,中央集权,以法治世,此为皇道。

    毛……

    算了,总之我们民族,自古以来,所有人文学说思想法门,任何技巧归根结底,是四种等级。

    道、理、法、术。

    道为最大,其次是理,然后才是法,最表为术。

    所有东西都是这样,道为最上,最大,最源,最本质。

    诸子百家中老子、孔子、墨子等站的最高,他们讲的是理。

    百家中的部分,包括一些贤臣名相给帝王谏言,讲的是方法。

    后来出现道教,葛洪等求仙炼丹者,离道最远,什么炼精,练气,凝丹这种东西,讲的是术。

    当然,各有各的好处,侧重点不同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大力发展的是‘术’,国家的各种方针战略制度是‘法’。

    而为何这么做,因为我们这么做的‘理’,教会我们如果这么做了,会导致我们最终可以复兴,可以让大家过得更好。

    那么道是什么呢?道就是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天道独立而不改,它是自然规律,人道混沌而善易,它就是时代变迁。

    ‘易’是什么?就是一直在变,唯有与时俱进。

    我们发展术,我们制定法,我们遵循理,这么做的原因,归根结底,是因为道,让时代从以前样子,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时代变了!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不这么做,就会沉沦。术法理都做好了,都明晰了,都改成顺应这个时代了,才能过得更好。

    道让时代变了,所以我们政策、体制、方阵都得跟着变。

    顺道易之,也就是顺应时代人们改变了,文明才能传承延续。

    否则,便会文明衰亡。

    麻烦你们提问时,请详细一点,张口就叫我讲讲道,我讲什么?

    我是元始天尊吗?我是科技树点满,有宇宙大一统模型的神级文明吗?我还讲道?

    道的什么?是道的道家,还是道的道教,还是道的道家的经典与历史,还是道的道教的发展与兴衰?

    就好像叫我讲神话,我从何说起?是讲女娲补天,还是讲盘古开天,是讲北欧神话,还是讲旧约圣经,得说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让我把道讲明白了,把主要分化和衍生,以及社会关系和历史发展都理清,给你们讲明白了,那很抱歉,那不叫番外,那叫出书。

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